信阳女子收6万彩礼拒不执行退还裁定被追逃警方跨省将其抓回

发布时间:2019-06-04 17:33:36

  信阳市光山县公安局文殊派出所民警顶风冒雪来到辖区朱畈村左洼村民组农户陈小强家中,将法院裁定执行款送到女主人手中。从民警手中接到6万元执行款,李女士喜极而泣。

  光山县公安局驻朱畈村第一书记、文殊派出所指导员付健在一次入村走访中了解到,辖区朱畈村左洼村民组老陈家正在为大儿子的婚姻事揪心。获悉群众有困难,付健当即细心倾听婚事纠纷的来龙去脉,热心的群众你一言我一语向民警道出了陈家的糟心事。

  陈家大儿子陈小强在外务工,眼看到了婚姻年龄,可怜天下父母心,父母为儿子的婚事操碎了心。一位亲戚介绍牡丹为儿媳妇,李女士为了早抱孙子,未经儿子同意自作主张答应了婚事,拗不过母亲,儿子只好勉强答应,结婚典礼在父母的操办下举办。大婚后不到3天,因男女双方缺乏感情基础,小夫妻因琐事吵得不可开交,最终闹起了离婚。光山县人民法院在调解无效的情况下,同意陈小强和牡丹离婚,裁定牡丹退还男方送给的彩礼款折合人民币6万元。

  一场荒唐的婚事本该就此告一段落,可因为女方牡丹家坚决不执行法院退还彩礼裁定,双方婚姻再起波澜。为了儿子的婚事,东拼西凑举债的老陈家已经一贫如洗,李女士为此都快急白了头。为了解决法院裁定的执行款,男方陈家通过双方熟识的亲戚朋友多次调解,牡丹家对法院裁定拒不认账,双方矛盾升级。

  付健在入村走访中及时了解到这一因婚姻引起的矛盾纠纷,立即着手解决问题。鉴于矛盾双方已不可调和,让婚姻破镜重圆已不可能,当务之急必须解决法院执行款。

  在多次调解无效的情况下,文殊派出所硬起手腕,对牡丹以拒不执行法院裁定罪上网追逃。牡丹被公安机关上网追逃后,浙江警方闻警而动,将牡丹在打工地抓获。接到浙江警方警情通报后,文殊派出所所长晏峰带领民警驱车2000多公里赶赴杭州,将涉案犯罪嫌疑人牡丹带回光山县羁押。

  在文殊派出所民警的悉心调解下,婚姻双方紧急商量,牡丹家最终同意退还收到的婚姻彩礼6万元。

  法律相关知识:

  离婚补偿请求权

  离婚补偿请求权,是指在婚姻关系存续期间,一方在抚养子女、照顾老人、协助另一方工作等方面付出较多义务的,离婚时可以向另一方提出补偿的请求。

  从夫妻共同生活的需要和情理上讲,夫妻一方付出较多义务的现象是正常的。但依照民法公平对等原则的要求,付出较多义务的一方理应享受与义务相应的权益回报。过去,对于实行夫妻财产共有制的,一方付出了较多义务,离婚分割共同财产时,可能采取多分得财产份额的方式适当予以补偿,对于夫妻双方作出财产各自所有约定的,离婚判决时则不考虑财产分割问题。实际上,一方如果付出较多义务的,必然会出现个人财产减少的实际情况,因此需要特别规定夫妻财产各自所有的,离婚时另一方应对其予以补偿,否则财产权益的分配显失公平。

  关于离婚补偿问题,有一种情形值得注意,那就是在实行约定财产制的夫妻之间,当夫妻共同财产不足以用来补偿付出较多义务一方的损失时,付出较多义务一方是否可以请求对方以个人财产补偿?比如夫妻一方辅助另一方读研、考博,出国深造,并单独承担抚养子女,赡养老人的重担,但另一方学成后提出离婚,此时夫妻共同财产已所剩无几,付出较多义务一方请求补偿时法院应如何支持?因此,在一些复杂的离婚案件中如何使用补偿规定,在实践中也是值得进一步研究的。

  另外,对“付出较多义务”如何认定,在具体案件的审理中,可能出现认识上和观念上的分歧。按照新《婚姻法》的列举,抚养子女、照料老人,辅助另一方工作是付出较多义务的主要方面,但也还包括其他方面的义务。这是承认家务劳动尤其是妇女的家务劳动的经济和社会价值的体现。

  在人们长期形成的观念中,家庭义务首先是指给付扶养费用,而家务劳动如服侍患病家庭成员、照顾老人生活等则不受重视。而正是这种认识上的偏差,导致从立法上忽视家务劳动可转化的社会经济价值,也导致家庭成员产生轻视或歧视家务劳动的思想,从而影响妇女在家庭中的地位。

  完整意义上的家庭义务,既应包括经济支出部分(有形财产),也包括操持家务劳动和照料年老、患病和未成年人生活所支付的心血和精力(无形投入)。对这些无形投入的认可,在一些国家的立法中有所体现。俄罗斯就明确规定,夫妻双方承担家务劳动多少,是分割共同财产时的考虑因素,还有些国家明确规定,夫妻双方均有从事家务劳动的义务。

  我国关于离婚补偿的规定,赋予付出较多义务一方的补偿请求权,实际上意味着对家庭义务中无形投入的认可。但是,司法审判中,涉及到对“付出较多家庭义务”的认定时,仍应防止以经济支出数额之量化作为衡量标准,从而在客观上限制对家庭作出贡献但没有经济收入一方的补偿请求权的失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