案例分享|诉讼过程中继承人死亡所产生的转继承与代位继承

发布时间:2019-01-08 22:06:06

基本情况

1、 案由:继承纠纷

2、 上诉人 :李某、李成惠、李健(原审原告);何某1、何某2(原审被告)

案例分享|诉讼过程中继承人死亡所产生的转继承与代位继承

 

案例分享|诉讼过程中继承人死亡所产生的转继承与代位继承

 

案件经过

被继承人李永红于2014年1月2日死亡。李治民系李永红生父,阳芝云系李永红的生母,于2013年12月29日死亡;何某1系李永红配偶,何某2系李永红之子。一审法院于2016年2月4日受理李治民提起的继承李永红遗产之诉;诉讼过程中,因李永红名下梅苑小区303栋2单元4层2号房屋系另案诉争房屋,另案判决后李治民向武汉市武昌区人民检察院(以下称区检察院)申请民事监督,区检察院以受理为由,提出中止本案诉讼;一审法院于2016年2月5日裁定本案中止诉讼。2016年3月3日,区检察院作出不支持监督申请决定书。2016年7月17日,李治民死亡。2016年10月31日,李某、李成惠、李健以其系李治民之子,申请参加诉讼并变更诉讼请求,诉请如前。经查明,李永红遗留有以下财产:

1、房屋:

(1)2002年4月25日登记于李永红名下坐落于梅苑小区305栋一单元5层2号、建筑面积72.91平方米房屋(房屋所有权证市直200235662)一套;

(2)2007年4月26日登记于李永红名下坐落于梅苑小区303栋2单元4层2号、建筑面积99.56平方米房屋(房屋所有权证昌2007004265)一套

(3)2010年7月23日登记于何某1名下坐落于青山区××街坊××、建筑面积50.17平方米房屋(房屋所有权证青2010005850)一套,双方协商该房屋按照每平方米7000元分割。

2、钱款:

李永红死亡后至2016年12月21日,其名下中国银行股份有限公司账号57×××09账户社保发放工资共计14547.24元、丧葬费与抚恤金共计64718.45元、医疗报销费10652.10元,银行存款余额及利息共计59.57元;上述款项已由何某1支取。

3、2006年5月24日李永红加入企业年金计划申请并指定受益人为何某2。

另,李永红死亡后,为办理李永红丧事,何某1、何某2共支出51705元。

一审法院认为:李永红生前未立遗嘱,其遗产按照法定继承办理。李永红的配偶何某1、子女何某2、父亲李治民作为第一顺序继承人均有权继承李永红的遗产。本案诉讼过程中李治民死亡,本案在世的李治民的合法继承人李某、李成惠、李健均能转继承李治民所继承李永红的遗产。何某1、何某2辩称何某2有权代位继承李治民所继承李永红遗产的观点,不予采纳。具体财产分配如下:

1、房屋

(1)李永红名下梅苑小区305栋一单元5层2号房屋:李某、李成惠、李健,何某1、何某2均认为该房屋属于李永红与何某1夫妻共同财产;故该房屋的一半由李某、李成惠、李健共同继承三分之一的份额,何某1、何某2各继承三分之一的份额;因双方协商一致,该房屋按照价值每平方米14000元分割,则李某、李成惠、李健共分得170123.33元,何某1分得680493.34元,何某2分得170123.33元。

(2)梅苑小区303栋2单元4层2号房屋:该房屋系李治民赠与给李永红,但李治民将该房屋赠与李永红时并未确定只归李永红一方,而该房屋于2007年4月26日核准登记于李永红名下时何某1与李永红系夫妻关系,故确定梅苑小区303栋2单元4层2号房屋属于李永红与何某1夫妻共同财产;该房屋的一半由李某、李成惠、李健共同继承三分之一的份额;何某1、何某2各继承三分之一的份额,因双方协商一致,该房屋按照价值每平方米14000元分割,则李某、李成惠、李健共分得232306.67元,何某1分得929226.66元,何某2分得232306.67元。

(3)青山区××街坊××房屋:何某1、何某2认为该房屋原系李永红与何某1夫妻共同财产,但该房屋于2011年拆迁时,李永红与何某1共同确定将上述房屋赠与给何某2,该房屋属于何某2个人所有;一审庭审后,何某1、何某2表示由法院依法分割;庭审中何某1、何某2提交的证据上没有何某1及李永红双方签字,何某1、何某2又未提供线索供法院复核,而李永红死亡时该房屋仍登记于何某1名下,故确定青山区46街坊14门7号4层7号房屋系李永红与何某1夫妻共同财产,该房屋的一半由李某、李成惠、李健共同继承三分之一的份额;何某1、何某2各继承三分之一的份额;因双方协商一致,该房屋按照价值每平方米7000元分割,则李某、李成惠、李健共分得58531.67元,何某1分得234126.66元,何某2分得58531.67元。

2、钱款:

李永红名下中国银行股份有限公司账号57×××09账户社保发放工资共计14547.24元、医疗报销费10652.10元、银行存款余额及利息共计59.57元,属于李永红的遗产,将连同李永红的其他遗产一并分割。丧葬费与抚恤金共计64718.45元不属于李永红的遗产,但为减少诉累,可在扣除何某1、何某2支出的相关丧葬费用并考虑其他情节后连同李永红的其他遗产一并由李某、李成惠、李健,何某1、何某2分配。李永红的企业年金指定受益人为何某2,该企业年金不属于李永红的遗产,本案不予处理。

3、债务:

关于为救治李永红的母亲阳芝云所产生的医疗费79097.36元,是否由李永红分摊并从李永红遗产中先行支付的问题:庭审中李某、李成惠、李健表示上述医疗费由李健支付;但李某、李成惠、李健提交的证据并不能证明李健与李永红之间就李健支付该费用形成了债权债务关系;故李某、李成惠、李健主张何某1、何某2在继承李永红遗产前先行支付李永红母亲阳芝云医疗救治费19774.34元的诉讼请求,不予支持。

4、被继承人李永红名下中国银行股份有限公司账号57×××09账户社保发放工资共计14547.24元、医疗报销费10652.10元、银行存款余额及利息均归何某1所有;

一审判决后,李某、李成惠、李健与何某1、何某2均不服提起上诉。

李某、李成惠、李健认为梅苑小区303栋2单元4层2号房屋为被继承人李永红的个人财产,不属于李永红与何某1的夫妻共同财产;李永红的遗产中支付李永红尚欠李某的50000元补偿;抚恤金、现金遗产者应当分割;遗产中应当扣除支付母亲医疗费的四分之一18702.89元;依法分割何某1、何某2支付的86.8 万元(2017年2月9日支付42.3万元、何某1提存于律师事务所的44.5万元);

何某1、何某2认为其享有梅苑小区303栋2单元4层2号房屋的5/6份额,而李某、李成惠、李健仅继承该房屋的1/6,因此应当该房屋应当归何某1、何某2所有,何某1、何某2按份额支付对价;何某2享有代位继承权。

案例分享|诉讼过程中继承人死亡所产生的转继承与代位继承

 

判决与理由

判决:

一、撤销湖北省武汉市武昌区人民法院(2016)鄂0106民初619号民事判决第一项、第二项、第三项、第五项;

二、维持湖北省武汉市武昌区人民法院(2016)鄂0106民初619号民事判决第四项;

三、登记在被继承人李永红名下坐落于武汉市武昌区梅苑小区303栋2单元4层2号、建筑面积99.56平方米房屋(房屋所有权证昌2007004265)归李某、李成惠、李健共同所有;李某、李成惠、李健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一次性分别给付何某1929691.28元,何某2289918.72元;何某1、何某2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协助李某、李成惠、李健办理上述房屋的变更登记手续,办理变更登记手续所产生的费用由李某、李成惠、李健负担;

四、登记在被继承人李永红名下坐落于武汉市武昌区梅苑小区305栋一单元5层2号、建筑面积72.91平方米房屋(房屋所有权证市直200235662)归何某1所有;何某1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一次性给付李某、李成惠、李健共计127592.5元,给付何某2212313.92元;李某、李成惠、李健,何某2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协助何某1办理上述房屋的变更登记手续,办理变更登记手续所产生的费用由何某1负担;

五、登记在何某1名下坐落于武汉市青山区46街坊14门7号4层7号、建筑面积50.17平方米房屋(房屋所有权证青2010005850)归何某2所有;何某2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给付何某1234243.73元,给付李某、李成惠、李健共计43898.75元;李某、李成惠、李健,何某1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协助何某2办理上述房屋的变更登记手续,办理变更登记手续所产生的费用由何某2负担;

六、驳回李某、李成惠、李健的其他诉讼请求。

理由:

本案应围绕上诉人的上诉请求及理由进行审理。

关于李某、李成惠、李健上诉主张确认案涉梅苑小区303栋2单元4层2号房屋为被继承人李永红的个人财产的问题。该房屋系李治民赠与给李永红,并未确定只归李永红一方所有,且该房屋于2007年4月26日核准登记于李永红名下时何某1与李永红系夫妻关系,故一审判决确定梅苑小区303栋2单元4层2号房屋属于李永红与何某1夫妻共同财产,有事实和法律依据

关于李某、李成惠、李健上诉主张应从李永红的遗产中支付李永红尚欠李某的50000元补偿的问题。本院于先前作出的判决书并未确认该款为当时赠与合同的所附义务,李某、李成惠、李健的该项上诉主张缺乏事实和法律依据。

关于李某、李成惠、李健上诉主张应享有李永红抚恤金三分之一的问题。本案系继承纠纷,案涉抚恤金不属于李永红的遗产,一审判决为减少当事人诉累,连同李永红的其他遗产一并处理并无不当。

关于李某、李成惠、李健上诉主张应转继承李永红个人现金遗产25258.91元三分之一8419.64元的问题。一审判决在考虑何某1与李永红系夫妻关系、何某1、何某2支出李永红的相关丧葬费用、其他遗产的处理等实际情况下,判令李永红名下的银行存款及利息归何某1所有亦无不当。

关于李某、李成惠、李健上诉主张何某1、何某2应从继承李永红的遗产中支付母亲医疗费的四分之一18702.89元的问题。李某、李成惠、李健无证据证实该医疗费与李永红之间或何某1、何某2之间形成了债权债务关系。

关于李某、李成惠、李健上诉主张依法分割何某1、何某2支付的86.8万元的问题。李某、李成惠、李健无证据证实何某2支付的购房款与李永红的遗产有关,亦无证据证实提存款实际发生或与李永红的遗产有关

关于何某1、何某2上诉主张案涉梅苑小区303栋2单元4层2号房屋应归何某1、何某2所有,由何某1、何某2按份额支付对价的问题。涉案梅苑小区303栋2单元4层2号房屋虽以赠与的方式登记在被继承人李永红名下,但李治民生前一直居住,一审判决鉴于李某、李成惠、李健在照料李治民生活期间亦在该房屋中居住、李治民逝后该房屋由李某、李成惠、李健管业、何某1已获得同小区305栋一单元5层2号房屋的实物分割等实际情况,判令该房屋归李某、李成惠、李健共有,并向何某1支付相应对价并无不当。

关于何某1、何某2上诉主张何某2享有代位继承权的问题。何某2是李永红之子、李永红先于李治民过逝、李治民在本案诉讼过程中过逝,生前未留遗嘱,李某、李成惠、李健因转继承关系继承李永红的遗产。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继承法》第十一条“被继承人的子女先于被继承人死亡的,由被继承人的子女的晚辈直系血亲代位继承。代位继承人一般只能继承他的父亲或者母亲有权继承的遗产份额。”的规定,何某1、何某2的该项上诉理由成立,何某2有权依代位继承关系继承李治民的应得遗产份额。故本案遗产继承份额如下:

1、登记在被继承人李永红名下坐落于武汉市武昌区梅苑小区303栋2单元4层2号(建筑面积99.56平方米)房屋系李永红与何某1的夫妻共同财产,李永红享有该房屋的50%份额,李治民、何某1、何某2分别享有该50%的1/3,李某、李成惠、李健、何某2因转继承和代位继承分别享有李治民名下的1/4,即:李某、李成惠、李健共同享有该房屋50%×1/3×3/4=12.5%;何某2享有该房屋的50%×1/3+50%×1/3×1/4=20.8%;何某1享有该房屋的50%+50%×1/3=66.7%。

2、登记在被继承人李永红名下坐落于武汉市武昌区梅苑小区305栋一单元5层2号(建筑面积72.91平方米)房屋:李某、李成惠、李健共同享有该房屋的12.5%(三人均分);何某2享有该房屋的20.8%;何某1享有该房屋的66.7%。

3、登记在何某1名下坐落于武汉市青山区46街坊14门7号4层7号(建筑面积50.17平方米)房屋:李某、李成惠、李健共同享有该房屋的12.5%(三人均分);何某2享有该房屋的20.8%;何某1享有该房屋的66.7%。

4、酌定被继承人李永红名下中国银行股份有限公司账号57×××09账户社保发放工资共计14547.24元、医疗报销费10652.10元、银行存款余额及利息均归何某1所有。

本文案例摘自(2017)鄂01民终4040号武汉市中级人民法院

案例分享|诉讼过程中继承人死亡所产生的转继承与代位继承

 

案例分享|诉讼过程中继承人死亡所产生的转继承与代位继承

 

案件分析

1、转继承中是否能够继续进行代位继承?

按照本案一审的判决,是支持转继承中不存在代位继承,理由是: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贯彻执行<中华人民共和国继承法>若干问题的意见》第52条和关于转继承客体的通说,转继承的客体是继承遗产的权利,而遗产所有权必须在财产分割之后才能取得,如果被转继承人在遗产分割前就已经死亡,其实际上是没有取得遗产的所有权,那么根据我国《继承法》第十一条规定:“代位继承人一般只能继承他的父亲或者母亲有权继承的遗产份额。”,所以,转继承中是不存在代位继承的。

二审法院认为转继承中存在代位继承,理由如下:以法条的推论就否定转继承中的代位继承的做法,会在处理继承案件法律适用过程中推出部分遗产无主需要收归国有的情形,排斥被继承人的晚辈直系血亲继承遗产,如此结果明显和我国遗产向后辈流转的普遍认识和家庭伦理观念相悖,不仅不利于减少遗产纠纷,而且严重影响构建和谐的家庭伦理关系,实不可取。

2、婚后接受赠与登记在夫妻一方名下的房屋属于夫妻共同财产。

《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第十七条第四项规定继承或赠与所得的财产属于夫妻共同财产,但本法第十八条第三项规定的除外。

第十八条第三项规定遗嘱或赠与合同中确定只归夫或妻一方的财产为夫妻一方的财产。

本案中在李永红与何某1夫妻关系存续婚姻期间,李永红的父亲将其名下的房屋赠与给李永红,登记在李永红名下,在没有赠与合同特别明确的情况下,李永红一方接受赠与并登记在其名下的房屋,属于夫妻共同财产。

3、哪些财产并非遗产?

《中华人民共和国继承法》第三条:

遗产是公民死亡时遗留的个人合法财产,包括:

(一) 公民的收入;

(二) 公民的房屋、储蓄和生活用品;

(三) 公民的林木、牲畜和家禽;

(四) 公民的文物、图书资料;

(五) 法律允许公民所有的生产资料;

(六) 公民的著作权、专利权中的财产权利;

(七) 公民的其他合法财产。

非遗产部分:

(1)遗产不应包括死者与他人共有财产中属于他人所有的财产部分。对于共有财产,应该是先析产,后继承,即分清哪些是死者的遗产,然后对遗产进行继承。在现实生活中,往往把夫妻共同财产或家庭成员共同共有的财产当作死者的个人遗产处理,这样就侵犯了他人的合法财产权益。为此《婚姻法》第26条规定:“夫妻在婚姻关系存续期间所得的共同所有的财产,除有约定的以外,如果分割遗产,应当先将共同所有的财产的一半分出为配所有,其余的为被继承的遗产。遗产在家庭共有财产之中的,遗产分割时,应当先分出他人的财产。

(2)遗产不应包括被继承人生前已赠给他人的财产,以及租借他人的财产。死者生前已赠与他人的财产,其所有权自赠与之时起,就已经转移给了他人,被继承人随即丧失了这部分财产的所有权,因此,不能再把这部分财产作为死者的遗产。被继承人生前租、借他人的财产,其所有权属于出租人或出借人,死者生前只有使用权,被继承人死亡之后,应当交还给出租人或出借人,而不应当由继承人继承。

(3)遗产不应当包括被继承人生前只享有使用权而没有所有权的财产。根据《宪法》规定,我国的土地属于国家和集体所有,任何组织或个人不得侵占、买卖、出租或以其他方式非法转让土地。土地所有权不发生继承问题。目前,农民的宅基地、耕种的自留地、自留山等,农民只有使用权,而没有所有权,也不得作为遗产处理。

(4)遗产不应包括被继承人的某些不可转让的人身性质的财产权,例如公民享有的受抚养。赡养的权利,领取养老金的权利,以及与工作或一定职务相联系的经济待遇。

(5)遗产不包括被继承人死亡后,有关单位发给其家属的抚恤金、生活补助费等。抚恤金、生活补助费是国家或有关机关对死者家属所给予的一种物质帮助和精神抚慰,这种抚恤并不属于死者本人的财产,而是属于死者家属的,所以不能作为遗产继承。

(6)遗产不包括被继承人与保险公司签订的人身保险合同中的保险金。因为人身保险合同,一般都在签订时已经明确指定了受益人。被继承人死亡,其保险金就属于指定的受益人所有,不能作为遗产,也不能用来偿还死者生前所欠的债务。